实施返空费这一变相涨价的做法

2020-01-23 04:33

按说,根据市场经济原理,商品或服务的成本下降了,售价也应随之下调,即便不下调,也没有理由上涨。众所周知,近年来油价一直呈下降趋势,而且,多数出租车进行了油改气,成本更是直线下降。在份子钱、油价、各项税费等刚性成本不增加的前提下,实施返空费这一变相涨价的做法,悖逆市场规律。

一直备受关注的关于调整南京出租车租赁承包费(俗称份子钱)的政策,终于在3月的最后一天有了动静。3月31日傍晚,南京市物价局、市交通运输局两部门联合下发通知,从4月1日起,南京将降低出租车份子钱,最高下调800元/月,最低下调200元/月。这也是这些年来全国首个下调份子钱的城市。此外,还将实施返空费,即按照出租汽车载客车程超20公里以上加收车公里租价的50%标准执行。

打车费用上调,不是不可行,只要尊重市场规律,消费者不是不认可。出租车司机也要生存,甚至要养活全家老小,理性的消费者对合理的涨价未必强烈反对。但涨价的同时,也应考虑消费者的利益,涨价固然有运营成本增加的因素,但涨价后消费者的生活成本不也随之增加了吗。

而有关部门之所以敢于逆市场规律,我行我素,丝毫不顾及消费者的感受。主要在于出租车市场还属于垄断经营,即便现在有了专车等新生事物,在行政干预的保护下,也难以撼动其垄断的性质。因此,有关部门才有说涨就涨的底气,既不召开听证会,也不提前公告消费者,突然袭击下,涨得就是这么任性。

据悉,南京出租车“份子钱”依据车型不同,每月从6700元到9400元不等。也就是说下调200元至800元份子钱,下调幅度不足10%,丝毫未触及既得利益者的奶酪。实施的返空费,是否是以广大消费者增加打车费用作为赎买筹码,安抚出租车司机?是否是一次缓解出租车司机与管理者或公司的对立情绪,进而实现利益各方的和谐相处,避免有关部门在压力之下将出租车改革推向深处,再拿份子钱开刀?要是如此,不敢触及既得利益,只是固定圈子内的利益重新分配,必然交不出令人满意的改革答卷。

千呼万唤的出租车改革,终于有了动静。份子钱最高下调800元/月——这一举措虽然比之前江苏省有关部门多次提及的份子钱要“公开化”相差甚远,但此举已是国内首个吃螃蟹者,多少也算减少了出租车司机的运营成本。不过让人疑惑的是,为何在降低份子钱的同时再实施返空费?这难免让人觉得有让消费者为出租车改革买单的嫌疑。

让群众享受到更多的改革红利不应成为一句空话。改革必然触及各方利益,但不应让公众为改革负担不必要的成本。出租车领域也应如此,兼顾各方利益要在增量上下功夫。管理者应该致力于做大“蛋糕”,或者重新分配资源,而非靠“蛋糕”涨价弥补利益受损者。当前,有关部门不能回避问题,而是应直面“硬骨头”,迎难而上,把份子钱当做突破口和着力点深入推进出租车改革,让消费者也享受到改革红利。